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钱都温州迈入全民炒钱时代野蛮生长的民间资

2018-12-07 04:35:16

钱都温州迈入全民“炒钱时代” 野蛮生长的民间资本

大致勾勒温州资本的流动轨迹,不难看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炒房、炒煤、炒黄金 ,到炒棉、炒电、炒矿产,在深谙“资本只有在运动中才能实现增值”的经济学逻辑的今天,精明的温州商人手握大量灵活现金,把玩着民间资本游戏,推动温州迈入了盛况空前的“炒钱时代”。

野蛮生长的民间资本

温州市统计局报告显示,2010年温州市地区GDP总值2925.5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2009年依然保持增长11.1%。

然而,中国人民银行 温州中心支行在7月21日发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中称,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约1100亿元,其中20%被用于房产投资或集资炒房。

一个地区的民间借贷规模,竟然达到了该地区GDP总值的三分之一,这不禁让人唏嘘,钱都温州的“民间借贷”规模庞大,增长惊人。

该数据来自人行温州中心支行的抽样调查,从资金借入方和贷出方双向测算并相互验证得出,是指该时点上存续的债权债务关系的借贷余额。目前,被列入温州民间借贷交易活跃指数监测的样本,包括近1000家融资中介开设的1300多个银行账户。

同时,人行温州中心支行认为,这表明近期该市民间借贷市场处于阶段性活跃期。根据该行去年的调查,当时的民间借贷规模约800亿元。这意味着短短1年间,又有300亿元资金涌入地下金融市场 ,同比增长近40%!

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财经(微博)》表示,实际温州民间资本的规模可能早已达到8000亿元人民币!疯狂增长的背后,表明在银根紧缩的情况下,温州民间拆借和银行信贷关系可谓“此消彼长”,大量贷款需求推高民间拆借利率,受逐利效应推动,吸引更多资金入市。

“早期的民间资本积累来自于勤勉的实业耕耘,"先富起来"的温州人在炒房上斩获颇丰,然后再用那些资本去炒各种生产资料,终现在是用钱炒利息。”周德文认为,民间资本拆借的旺盛和可观收益,已经直接导致了很多企业家 弃实业,转向这类资本游戏,他提出警告,“在这样的发展情况下,温州经济实际上已经存在空心化的特征。”

仿佛滚雪球一般,如今的温州民间资本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其间,也闪现着大型金融 机构的影子。

现金成为的生产资本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说:“资本是为了生产用途而积累起来的资产储备。”在现在的温州,钱,就是的生产资本。

按图索骥,在探寻资金链的源头时,多位民间借贷人都坦承有实业背景。温州东方打火机董事长李中坚对本报表示:“对企业家来说,这是个很痛苦的选择,一边是可能辛苦做下来还是负利润的生意,一边是轻松可观的快钱。”很多开厂的制造业老板都会腾挪一部分生产资金,参与到民间借贷生意中,“到后来干脆把厂房抵押,将现金从银行贷出来,彻底转型做拆借。”

拥有良好信誉资质的“明星企业”,或者银行的“明星借贷人”,成了市场上能贷到钱的红人,散落在温州街头密密麻麻的各大商业银行,更是给民间借贷的疯狂提供了温润的土壤。

原来在温州市工商银行(601398)做信贷的王先生辞职后就活络在民间借贷生意场上,“认识人的话,银行还是比较好说话的,现在收益那么好,很多人都绞尽脑汁从银行贷款套现,用于放贷,用房子或其他不动产做抵押,也有巧立名目找到各种贷款事由。”

某大行温州分行行长对本报表示,昨天他还否决了一个个人消费贷款的申请,理由是“这个申请人本来就在银行上班,他要200万干什么?”不言而喻。

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7月15日公布的信息,2011年上半年全国范围社会融资规模为7.76万亿元。

一笔笔资金,理应投入生产,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却殊途同归汇集到民间借贷市场。

此外,还有少量的海外资金,也在近年回流温州。“这些钱都是早一代"闯出去"的温州商人赚的,现在嗅到家乡的民间借贷收益好,人不回来,也可以投资,纷纷把钱委托国内的亲友放贷。”

正如人行温州中心支行报告所指,温州的民间借贷资金主要来源于民营企业主和普通家庭的闲置资金,包括温州当地生产生活结余的资金、在全国各地温州人的投资回流资金以及温州在世界各地华侨汇回的资金等。此外,也不排除有少量银行信贷资金间接流入。

击鼓传贷之加息:商业银行

今年以来,越炒越高的民间借贷利率,令人咋舌。

上述人行温州中心支行报告承认“不排除少量银行信贷资金间接流入民间借贷”的背景下,温州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峰认为:“民间利息那么高,和银行竞相抬息是分不开的。”银行几乎成为民间资本流动中“击鼓传贷加息”的棒。

“现在一般市场价是3~5分息,可能达到6分、8分,但具体利率是看借钱方的资质谈出来的。”一位借贷公司老总对本报表示,温州人在金融信誉上比较有口碑,只要有信誉好或者有身为公务员的朋友做担保,有时只需要一个,多至几百万的资金半天就能到账。

如果是不太熟悉的人借钱,为了控制风险,也会要求有房产或公司货物等资产做担保,但总体而言,与银行、小额贷款公司或担保公司相比,手续要简便迅捷得多。

本报走访温州街头多家银行后发现,随着此前央行每月一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多数银行的确资金紧张,有的甚至早已把下半年的信贷额度用完,为了追求“有限信贷额度”的“利润化”,各家银行纷纷在基准利息的基础上至少上浮10%。此外,银行还巧立名目,以征收“额度管理费”、“财务管理费”,或者要求购买金融保险等方式,变相再次提高贷款利率。

“七搞八搞,贷到手的月息都要1分2厘。”李中坚对本报摇头表示,手续麻烦,利息也不便宜,还要托银行关系,有时候企业只是急需短期资金周转,还不如直接跟民间借贷接洽更方便。

在需求的驱动下,提供民间拆借的“老高”们开始想方设法从银行套现,就算利息达到月息1分2厘,姑且按照贷出去的利息3分算,之间仍然有1分8厘的息差利润。早在几年前,嗅觉敏锐的“老高”就用房产抵押从银行套出相对低息的现金,用这笔现金在民间借贷市场上流动。在温州,“低息吸储、高息放贷”,已是公开的秘密。

为了寻找紧缩政策的空隙把钱放出去,商业银行也动脑筋推出新型融资方式。“老高”胡先生指着7月18日的《温州商报》上一则对本报说:“这就是个很好的拿钱机会。”该报道称,近日,中国工商银行专门推出“易融通”商微型企业贷款,为依托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从事经营活动的微型企业和个体户商户提供融资支持。只要经营正常,收入稳定的商,都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采用信用、第三方保证、联保和抵(质)押等灵活的担保方式,通过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或者工商银行上银行 等上操作自主提出贷款申请,工商银行的系统将自动处理客户提供的信息,依据客户融资需求量、还款资金来源以及可靠性等因素确定贷款额度,可达500万元。

击鼓传贷之炒息: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

垂涎丰厚利息,各类型金融机构也活跃在这股暗流中。这几年,温州突然冒出近千家大大小小的担保公司,明的是为企业提供金融担保服务收取佣金,暗地里参与了吸存放贷、受托发放贷款、受托投资等业务,几乎扮演着“机构老高”的角色,有时候“老高”手头现金紧张,关系好且资金充沛的担保公司也会“救急送现金”,保证其有钱可借,对民间拆借利息再次推波助澜。

今年7月,为了整顿担保公司乱象,温州市出台《关于融资性担保公司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对融资性担保公司的准入条件作出了“不得低于2000万元”的规定,且勒令“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非法集资、不得从事民间拆借”。

这大大影响到担保公司的效应。一位温州的担保公司总经理对本报“诉苦”:“规定一出,很多生意都不能做了,政府查得很紧,万一被吊销执照就损失大了。”他认为,现在一些担保实力差、以前基本靠民间拆借过日子的小担保公司,可能会转型做私募股权投资 (PE)或者干脆关掉担保公司,直接做民间拆借。

如果把活跃在市场上的民间短期拆借比喻成“杂牌军”,那么另一支“正规军”——小额贷款公司则夹缝中求生存,厮杀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

2008年下半年,随着《浙江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暂行管理办法》颁布,温州市首次宣布允许开办小额贷款公司。按照试点规定,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利率上限不高于国家基准利率的4倍,下限为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的0.9倍。另外,相比其他金融业务公司只需缴纳6%左右的所得税,小额贷款公司的所得税率高达25%。

“说盈利的话,我们赚得没有市场上其他做小额拆借的多。”设在温州市锦绣路某大厦中的小额贷款公司经理表示,未来有望转制成村镇银行可能是大部分小额贷款公司支撑下去的目的。

在利率被政策绑住、利润有限的情况下,不少小额贷款公司也变相充当着给“老高”提供短期资金的“二传手”,上述小贷公司经理说:“他们(老高)的利率是完全市场化的,所以想怎么上调都可以,有时候也跟我们拿钱,反正都是拆借赚利息差。”

钱动乱象:金融配资和寄售行

人行温州中心支行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3月,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分别为23.01%、24.14%和24.81%,其中3月份的利率水平创历史新高;季度利率增长11.91个百分点,涨幅比上季度增加8个百分点;5月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达24.6%,在经历上月小幅回调后又现高位回升;6月则为24.4%,“利率水平处于阶段性高位”。

人行温州中心支行之前完成的第二季度储户问卷调查显示,民间借贷首次超越房地产、股票、基金等投资方式,成为精明的温州人眼中“合算的投资方式”。

那么高的利息,谁会借?借去做什么?温州某鞋业公司董事长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一般做实业的企业家,除非迫不得已,不会跟高利贷借钱,因为利润本身就非常微薄,根本无力偿还。除非只是拿来做"还旧借新"的过桥资金,现在这个需求非常大。”

这种情况,专为解决企业在银行贷款到期需续期,但企业自身又没有资金归还,因此必须临时拆借资金,归还老贷款,再贷出新贷款,用以归还临时拆借的资金。

由于人民银行贷款管理办法对贷款展期有着原则上不超过原贷款期限一半的规定,商业银行在企业贷款到期后往往要求归还原贷款,才能再贷新款。而当前大部分中小企业都存在资金链紧张的问题,随着贷款到期,不得不去资金市场高息拆借资金周转。

“企业的苦处在于,可抵押物要留着给银行做新贷款,所以只能跟民间"老高"拆借短期资金,支付高额利息。而风险在于,银行很可能收回贷款就不发新贷款了,这样就导致很多拆借资金无法偿还的债务纠纷。”上述鞋业公司董事长透露,近来的确有一些中小型制造业老板因无法还钱而跑路,在未来4~6个月中,温州地区的借贷债务纠纷或将大量爆发。

从事民间拆借已经三年多的温州人老刘,对本报坦诚地说:“我们也知道利息越高,风险越大,那些愿意出7分、8分利息的客户,肯定不是做常规生意的。”高利息的资金拆借,往往被拿去做高风险的类似期货、股票投资,甚至赌博,为了控制风险又保证赚得利息,由此衍生出来的“创新”金融配资也在温州地区非常流行。

所谓配资,就是以投资公司名义设立,实际上从事配资业务的公司,为客户配置资金,进行期货、证券等金融市场交易。一般客户的投资账户都是由配资公司掌握,一旦拆借的配置资金接近赔光,公司有权平仓操作。

中国证监会在今年7月8日下令禁止各期货公司参与配资业务,并督促加强对异常交易行为监控。然而,老刘笑着说:“这几乎是零风险的高息拆借,所以在借贷的过程中根本不需要客户具备任何担保,金融配资业务仍然活跃在温州的民间金融、地下钱庄市场中。”

更有意思的是,纵观这条民间借贷产业链,温州人的精明思路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大量民间借贷行为发生之后,自然会有大量担保抵押物滞留市场,在温州人民路、锦绣路、龟湖路、百里东路等地区,“寄售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据了解,寄售是寄售行将物品折价变卖后再结算付款的过程,寄售行通过收取佣金获利;而传统典当则是将当物抵押给典当行,取得当金,并在预定期限内支付当金利息,偿还当金,赎回当物。

然而,在瓜分典当市场的同时,手握房产证、汽车等大件的寄售行也参与提供高息拆借。玉诚寄售行应先生表示:“一般大到房产汽车库存,小到名牌包、钻戒,寄售行都可以估算后折价代售,如果实在有资金急用要求,也可以以物抵押,先拿资金,只是利息偏高,至少6分。”

机床床身铸造
管道清洗
捕鱼平台上下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