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我等来的你们是沧桑的模样

2018-10-16 13:55:24 | 来源: 游戏

真正的爱情是不顾后果的,那些轰轰烈烈的友谊也一样。

韩寒说:“上天决定了谁是你的亲戚,幸运的是在选择朋友方面它给你留了余地。”

我从来都觉得我没有和谁谁谁做错过朋友,我觉得我有生以来那么短暂的十几年的朋友叫冯霖。我几乎每篇文字都要出现她的身影让她来凑一下热闹以此来证明她于我而言有多么重要。我从来都不认为距离能他妈的产生美,很多例子已经证明了那句废话是不成立的。所以当我们迫于现实必须要鼓起勇气分别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和她说再见了。我并不见得有多么坦然,可是现实是不可撰改的,不论你费多大的劲儿结局都是固定的,我们都做不到让上天洪恩让上天开开眼。那些所谓的“上帝保佑保佑我吧”都是一些虔诚的废话,我们都没有能力去改变现实。接受并且适应是的办法。可是伟大的感情是明知道无济于事也要力挽狂澜。可是其实我们都没有尝试过去改变。因为我们都没有赢得把握与几率。

“我妈希望我以后高中考二中。”

“我也是耶。”

我们无法预知未来也无法得知上天的安排。我们能做的只有全力以赴地做自己去完成那些卑微的约定。

“那我们一起考吧。”

因为我们从今而后都没有办法再在一起了,所以我们只能望向更远的未来。哪怕可能很久以后这些卑微的、莫名的约定已经被时光的泥石流埋进深达几十丈的地里,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可能性。

但是,它会在地里破土、萌芽、茁壮成长吧。以成为我们努力的目标。

当你看向我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被照亮了。

与我做过长的朋友的是陈如生。我们从我约是3岁多4岁便认识了。她大我11个月。我花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有弄懂她名字的涵义,我只晓得和她在一起就算是山崩地裂世界末日也如同在享受天伦之乐。她曾经在楼梯的拐角安静地望着我。“其实我的朋友并不是你。”她的目光像要镶嵌进我心脏柔软的肉里,扎出一个巨大无比的窟窿,就像吞噬他人的灵魂力的黑洞一样,张牙舞爪地向我狰狞地微笑。在我的心里留下永不磨灭的满目疮痍的模样。那个时候楼道里的声控灯随着她的声音亮了起来,后面的灯光拉长了我的影子,她刚刚好与我错位,便是整个人沉溺在我漆黑且空洞的人影中。渐渐漏去的时间像一把利刃,毫不手软地将我的视觉所能感知到的范畴切割成无数个单独的影像,留下不可抑止地流血的伤疤。无论怎样我都无法擦干由泪腺分泌出来的液体的障碍,去看清她安静的笑靥,在昏黄色的闷闷的灯里变成一把匕首,直挺挺地插入我柔软的心脏。让我窒息,让我无处可逃。像是目断魂销。我很快便释然,若将心比心,她也并不是我的朋友,我们只是一起并肩走过那么多年岁,要朝着我们张狂跋扈的青春进军,义无反顾地前行。

“别人都说做朋友那么多年是会腻的,可是和你在一起却不会。”

“嗯。”

我颤巍巍地伸出手,触碰因为捂在耳朵变得热烘烘也沾了许多汗水的手机屏幕,望着屏幕上亮晃晃的四个字“生生姐姐”却远得像是咫尺天涯一般。我们可以不是的朋友,但是我们可以做长的朋友。

“和你在一起很快乐。”

我们在一起很快乐。我们虽然不会像我和冯霖要好到死互相把彼此往死里损却在危急的时候扯你回来一样,但是她于我而言是每时每刻都会互相帮忙,我与她煲电话粥的次数比我和冯霖多。我们有无穷无尽的话题,我们可以无穷无尽地聊下去。我们可以一直走下去。

做永远的朋友,就算是日后老年痴呆了也能记起彼此的朋友。

我们要当所向披靡的自己,意气风发,朝气蓬勃。

我们拼了命也要成为理想中的“那些人”,可是却成了心中鄙视的“这些人”。

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在一起,所以我们只能憧憬有一天我们能够在一起。

我们缺少一个在一起的理由。

制冰机生产厂家
恒嘉天天向上-永州
五金工具图片
制冰机配件
恒嘉天天向上新闻
徐州机械制造
制冰机 星崎
恒嘉天天向上户型图-永州
赤峰客房备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