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联手地方融资平台被低调复制银行系PE投资

2018-11-30 18:27:28

联手地方融资平台被低调复制 银行系PE投资渠道渐窄

银行系PE联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成功模式”正在被低调复制。出手的是此前风格激进的建银国际以及银行系PE新军农银国际。 9月21日,建银国际、农银国际两大银行系PE联手山东省政府融资平台——鲁信投资控股集团共同发起成立山东半岛蓝色经济投资基金,基金首期规模计划为3亿美元,并有望带动社会资本和银行贷款 21亿-24亿美元。 某股份制银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向本报分析,尽管银行系PE联手地方政府,能够得到雄厚的资金和项目支持,但日益收窄的投资、退出渠道以及地方融资平台相对低的收益状况为所谓的“成功模式”前景蒙上阴影。 与此同时,一个严峻的现实是,创业板上市带来的短期财富效应正在消解。2009年以来掀起的PE热潮所蕴含的泡沫风险,随着时日推移以及宏观环境的变幻无常正在逐渐放大。对于资金规模较大、风险偏好较低的银行系PE来说,日渐收窄的投资渠道和渐增的行业风险正在成为困扰行业前进的绊脚石。 “现在是全民皆PE,光深圳各类PE大约就有上千家。”一位外资基金中国区负责人向本报坦言,“中国PE业泡沫已经出现。” 产业基金陷阱? 据建银国际介绍,此次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基金有几大创新之处:一是海外募集设立。蓝色基金是由建银国际、鲁信集团通过海外平台发起设立,通过募集海外资本来有效推动蓝色经济区域的发展。二是投资方向灵活务实。基金既投向已经上市公司,又涵盖非上市公司的私募股权业务,既投向拟在境内A股上市的公司,又可支持计划海外上市公司的发展,既有政府的大力支持,又整合了当地商业银行的资源。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PE机构开始寻求各级政府的支持,无论外资还是民营资本概莫能外,与其他类基金相比,银行系PE的优势也在于其在产业基金布局和地方融资平台等领域的强势。 建银国际此番出手,已是继2009年年底参与主导的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投资基金之后的二度出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农银国际则属首次。此前,2006年底中银国际参与设立的渤海产业基金以及此后工行鄱阳湖产业基金已早为外界熟知。 从规模和固定回报角度讲,银行系PE参与地方融资平台是较好的选择,但本身存在一个矛盾,地方融资平台项目收益一般并不高。 以国开金融为例,目前该行参与地方融资平台股权投资,常以有固定收益保障产品(夹层投资)为主,但回报率大体在10%-15%之间。 “地方政府怎么可能让你挣很多钱,且目前PE退出渠道非常窄。当然银行系做地方融资平台不光是为了挣这个钱。”上述股份制银行投行部负责人分析。 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的担忧不无道理。实际上,与外资PE与国内知名民营PE相比,银行系PE介入地方产业基金,带有浓厚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色彩,其实际运作模式已让上述模式悄然“变味”。其强烈的“国”字背景和地方政府意志已让基金公司陷入两难境地,银行系PE表现难以用抢眼二字形容。 以中银国际主导的渤海产业基金为例,2006年年底成立,一年后就遭遇了CEO离职事件,首期募集资金一度难以到位;而随后介入地方开发金融的工银国际,与江西省政府发起的鄱阳湖产业基金,亦在2010年初传出首期募集资金到位情况不理想、业务面临停滞的问题。 上述股份制投行部人士分析,地方国资背景的PE,都存在上述问题,即便是外资PE与地方政府设立的人民币基金也不例外,首期募集资金大多为地方国企,但后续资金募集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问题。 “PE号称投资银行皇冠上的明珠,投资银行中钱的一块,对体制和机制要求非常高,如何实现收益化很重要。”前述外资PE人士坦言,“PE是一个技术含量非常高的行业,包括对人才、机制,现在产业投资基金前期都会有一些好的项目,但长期性和持续性很难满足。” 对于遍布全国各地的地方产业基金,人才和机制或许是的制约,“华尔街的人才,有多少人会愿意去地方产业投资基金?”上述外资PE人士坦言。 投资渠道渐窄 与此同时,恰逢国内PE业泡沫尽显之时,银行系PE不得不面临行业难题,即越来越窄的投资渠道及退出渠道。 某股份制银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向本报表示,以目前国内竞争激烈的PE业看,Pre-IPO目前价格已非常之高,很多PE项目入股价格已高达30倍,且优质项目越来越稀缺;如此背景下,资金规模大着称的银行系PE早已转战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或地方融资平台等领域。 2009年底以来,中小板和创业板的造富效应正逐渐成为一种神话,吸引更多的外资或民营PE甚至政府背景的产业基金投身于狂热的中国PE潮。 在此背景下,热衷于Pre-IPO项目成为各类PE的共性;而对于银行系PE来说,一向风格进取的建银国际,更是Pre-IPO的拥趸,而孵化和培育更多腾讯、阿里巴巴式的企业则成为建银国际标榜的口号。而该公司此前表示,已投入巨资建设战略性新兴产业平台,明确了医疗健康、文化创意、互联和物联、新能源、绿色节能环保、IT硬件、新材料及第八类新经济为投资方向。 然而,伴随PE热潮的是竞争的加剧,优质Pre-IPO的日渐稀缺,以及越来越高昂的Pre-IPO价格让众多PE望而却步。 上海一家私募基金合伙人坦言,江浙一带多有民营PE手握大量资金一两年而找不到合适的项目投资,“Pre-IPO很多项目已经成为鸡肋,尽管很多都是不错的企业——盈利能力、所在行业还有团队都不错,但是价格太高,比如近一家做锂电池概念的企业,先期投资已经接近30倍PE!” “假设一年有家企业海内外上市,一家拟上市企业有三到五家PE机构参与,中国上万家PE机构很多都分不上一杯羹。”上述人士分析,“深创投参与入股的企业单年IPO超过20家已经是一个记录了。” “从投资案例来看,10单里成功5单就已经很高了,现在投一个项目,五年内退出。今年报材料,尽快上市,然后锁定3年,比较稳健的估计每年有30%的回报已经算不错了。”上述外资基金人士坦言。 在此背景下,实力雄厚的PE已经开始将投资策略前移或后移,前移是指寻找更早期的、有一定技术含量、团队较好的项目,后移是指进入后期并购领域。 实际上,2008年12月,银监会开闸并购贷款以来,商业银行业已开始进入后期并购业务,但受制于政策限制,并购贷款规模一直不大。 根据2008年12月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并购贷款风险管理指引》,并购贷款杠杆率、利率和期限均有明确限定,其中利率大部分在基准利率上下,期限为5年,杠杆率不得高于50%。 “与大型国企相比,银行议价能力较低,积极性也不够。”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分析。 实际上,为了开拓更多的客户资源,除了建行大量优质客户资源支持之外,目前正积极寻找新的客户资源。

移动篮球架
装饰船
20度恒温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